成人直播破解版

叶天他们的四辆sv很快驶出列克星敦,跟在杰森的林肯领航员后面,一路向西直奔他家的农场。

在他们后面,紧跟着六七辆警车,死死咬着,一刻也不放松,再往后则是大队媒体车辆,如影随形!

这么庞大的一个车队轰隆隆驶过,立刻引来了无数关注的目光。

尤其外形极其彪悍、狂野的派拉蒙掠夺者,更是吓了很多人一跳,让每个人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对于身后警方和媒体的跟踪,以及路边行人的关注,叶天丝毫没放在心上,也根本不在意。

他正坐在车中,欣赏着一路的风景。

沿着a–ar公路向西,公路两边是白色栅栏围起的大片牧场,此时的牧草已经略有点枯黄,如同一张张金黄色的地毯,遍布视野。

在一片片金色的牧场之中,点缀着一些漂亮的乡村别墅,共同构成了一副美丽的田园画卷!

这里是美国良种马饲养业的核心区域,蓝绿茎牧草草原!

因为地质原因,这里的土壤含有一种天然钙质,非常适合牧草生长,马吃了特别有营养,非常适合饲养马匹。

这里历来盛产夸特马、纯血马等脚底生辉、奔跑神速的赛马,这里的赛马文化因此相当发达,每月都有赛事,贯穿年。

赛马业是肯塔基州的支柱产业,为这里经济发展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注入了澎湃而激情四射的活力。

台球吧美女

尤其在列克星敦,很多人的工作都跟赛马有关,赛马文化已经浸入到了列克星敦人的血液之中。

欣赏了一会风景,叶天收回目光,通过对讲开始和杰森聊天,了解这里的情况和故事。

“杰森,这条公路为什么叫a–ar?而不是以数字命名!”

“a–ar是一匹著名赛马的名字,美国最伟大的赛马‘战神’,上世纪二十年代,它可是美国家喻户晓的超级明星!

它总共刷新过五项速度纪录,是将赛马引入速度时代的重大推手,战神赢取的奖金总数接近万美元,这在当时非常可观。

战神被赛马界推崇的最主要原因,是因为现代很多著名赛马都是其后代,它一生繁育过匹赛马,称得上是功勋卓著。

ap;ap;bsp;年战神在列克星敦结束了辉煌的一生,为了纪念这匹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赛马,所以将这条路命名为了a–ar“

杰森快速解释了一遍路名来历,颇有点与有荣焉的味道。

“战神!这名字很有气势!说到这里,我也想起了一些,电影《奔腾年代》里的海饼干,好像就是战神的后代吧?”

“没错!海饼干是战神的孙辈,跟它同时代的另外一匹著名赛马战将,也是战神后代,还有很多著名赛马,也有战神的血统!”

“仅从它后代的成绩看,战神也不愧最伟大赛马的名号,实至名归!“

“没错!在我们列克星敦人眼中,战神就是最伟大的赛马,别无他选!“

“你家马场里有没有纯血马?如果有,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”

“我们家的农场很小,不到英亩,也饲养纯血马,但从没出现过杰出的赛马,血统、成绩都比较平庸!”

杰森的语气听上去略有点失落。

玩纯血马,却没培养出名驹,这恐怕是育马者最大的遗憾!

“战神能有几匹?毕竟是凤毛麟角,不管什么运动项目,能达到顶尖水准的都是极少数,可遇而不可求。

以前没有,并不代表以后没有,或许你们很快就能培养出新战神!农场还有多远?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!“

“但愿如此吧!过了前面的凡尔赛,再走分钟就到农场了“

“哈哈哈,凡尔赛!那下一站是不是巴黎?我们这是在肯塔基还是在法国?“

叶天笑着打趣道,这地名取得太省事了,直接照抄啊!

“巴黎在辛辛那提附近,早就过了,肯塔基以前是殖民地,列克星敦是一名法国贵族的领地,很多地名都是从法国照搬过来的“

杰森笑着解释道,他又列举了几个英法著名的城市,在这里都能找到对应的小镇。

说笑之间,他们已经穿过凡尔赛,抵达了杰森家农场的岔道入口。

这里和路上的其他牧场一样,放眼望去是大片草地,牧草略有些枯黄,顺着岔路往里三四百米,是一幢美式田园风格的别墅。

还有一些附属建筑,谷仓、马厩等等,远远看去非常不错。

岔路口有个栅栏门,上面写着‘私人领地、非请勿入‘得字样,还画着一把猎枪,有点警告的意思。

显然,进入岔路,就是杰森家的农场了。

岔路口里面,站着一名二三十岁的白人男子,一副牛仔装扮,和杰森长的有点像,应该是他的兄弟。

车走到岔路这里,杰森的声音立刻传来。

“伙计们,从这里进去就是我家的农场,进入岔路后,大家停一下,我去挡住后面的警察和记者,这里是私人领地,他们不能进入!“

“那太棒了!说实话,后面这帮家伙真有点烦人,终于可以清净一会了!“

叶天笑着说道,也略微松了口气。

穿过岔路口的栅栏门,往里行驶大约五十米,叶天他们的几辆sv都停了下来。

车一停稳,杰森立刻从前面的车上下来,小跑着回到岔路口,将紧随而来的警察和记者挡在了外面,让这帮家伙只能待在公路上干瞪眼,却无可奈何!

随后,杰森带着岔路口那位哥们,返回了自己的林肯领航员。

这位哥们路过派拉蒙掠夺者时,不停地打量着掠夺者,双眼充满了震惊与羡慕的神色。

无论任何人,第一次看到掠夺者这种庞然大物,都会被吓一跳;又有那个男人不喜欢这种威猛的家伙?

车队继续前进,转眼就到了别墅前面。

来到近前叶天才发现,这栋别墅只是从远处看着很美,近看就不那么光鲜了。

别墅外墙已经有些斑驳,还有破损的地方,需要进行修理了;门前的花园和草地也不是那么规整;几样室外家具看着都比较老旧,略有点破败的味道。

由此可以看出,杰森家农场的经营状况不怎么样,或许很糟糕!

这在叶天的预料之中,如果经营状况很好,杰森也不会跑到纽约去寻找机会!

别墅前的空地上停着五辆车,三辆福特猛禽,新旧不一,两辆家用轿车,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旧车,保养的还算不错。

门口站着三个人,一名五六十岁的白人妇女,应该是杰森的妈妈,一名少妇,还有一名四五岁的小男孩。

她们三人正看着从外面驶来的车队,每个人都满眼震惊之色。

尤其是小男孩,双眼瞪得溜圆,紧紧盯着派拉蒙掠夺者,显然被这辆庞然大物吓着了。

ap;ap;bsp;看了两眼别墅前的情况,趁着车还没停稳,叶天通过对讲对所有人说道:

“伙计们,先说一下,安保人员就别下车进屋了,你们副武装的模样,会吓着杰森家人的,而且带枪进屋也不礼貌。

我和贝蒂、还有伊恩律师下车就可以,其余人都待在车里,这里不会有危险,大家尽管放心,即使有,我也能应付!“

“k!知道了!“

众多安保人员回应道,大家并没什么异议。

话音落下,几辆sv相继在别墅门口的路边停稳了。

“亲爱的,我们下去吧!“

说着,叶天就推开车门跳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