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芙live下载

陆州一边抚须,一边抓住小鸢儿的小手。

心想,江爱剑这家伙有什么保命底牌,不可信,关键时候就只有自己最可靠。你有皇家令牌也没用,十绝阵中,所有元气都不能调动。这么走出去,除了被爆锤一顿,性命不保,图什么呢?

“师父?”小鸢儿也奇怪,师父怎么抓着人家?

陆州看了小鸢儿一眼,示意她不要说话。

关键时候,只能施展大神通,然后驾驭白泽“从容离开”,这个想法万无一失。

只不过……

老夫这两个孽徒怎么办?

再等等。

……

江爱剑举着令牌走了过去。

两位皇子可不是瞎子,他们身边的将士们亦是一眼就认出了这皇家令牌。

都知道这玩意可以调动禁军。

清纯校园少女化身运动达人元气照

奇怪,这玩意不是早就丢了吗?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一个玩杂耍的人手中?

“见令牌如见陛下,都给我跪下!”江爱剑一声喝道。

哗啦!

众将士还真就跪了下去。

刚跪下去,才觉得不对劲。

两位皇子,和莫离没有跪。

刘焕更是笑道:“假传令牌,一同拿下,砍了!”

江爱剑:“……”

我去,就知道这逼装不了!

明世因一脸无语,说道:“你到底行不行啊?!”

砰!

突然一名将士起身,一脚踢在了江爱剑的屁股上,整个人斜向到了下去,在地上滚了几圈,哎呦一声惨叫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带人走!”江爱剑大喝一声。

果不其然——

在刘焕身后的数名将士,挥动手中的刀,朝着刘焕和莫离进攻而去。

莫离和刘焕拔刀相迎!

砰砰砰!

陆州看了一眼,暗道,江爱剑,有点本事。这就是你在刘焕身边安插的眼线?

刘焕面色一惊,奋力起身拼搏!

他和莫离背靠背江爱剑的人激斗了起来。

四周的禁军和将士看到自家主子被人围攻,顿时蜂拥而上。

“狗日的……刘焕和莫离怎么这么能打?”江爱剑吃了一惊。

刀光剑影之中。

江爱剑爬了起来,蹿到明世因和昭月的身边,拉起二人掉头就走。

明世因摇头道:“我就不该信你……现在走不了了……”

密密麻麻的刀刃闪着光芒挡在了前方。

“这……”

好尴尬。

江爱剑回过头,看向莫离和刘焕。

而自己的人……

损失惨重。

再看刘焕和莫离,除了衣着有些破损以外,其他毫发未损。

啪啪,啪啪……

刘秉鼓掌,说道:“看来皇兄没有荒废这一身功夫……“

刘焕冷声道:“修行者一直很强大,有着以一敌千,敌万的本事……可你知道为什么他们不能主宰这世界吗?

“万物循环,生生相克。

“如果有一天,你足够聪明,你便会发现,整个世界,都只是天道循环的囚笼罢了。”

莫离亦是笑靥如花:“殿下说得好……”

她走到李云召身边,抬起便是一脚。

狠辣无情。

哪里还有一点女人的样子。

李云召闷哼一声,顺着地面滚动,口吐鲜血。

“看到没?强大的李公公,也不过是一脚而已。”

……

陆州再次确认了下莫离的身份和信息,楼兰异族,倒是一点也不出乎预料。

于是他放开了小鸢儿,目光搜寻不到冷罗的影子,只好摇头叹息:

“罢了。”

唰。

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陆州和小鸢儿的身上。

“闲杂人等……嗯?”莫离越看越发地眼熟……想起当初操控他人之时,曾被某种特殊的力量破开,她看到的便是这副老脸,不由面色骇然,“是你?”

陆州抚须,走了出来。

“你是莫离?”

莫离笑了起来,说道:“今天的收获让我很意外……”

十绝阵本来就是为了明世因,昭月,以及四皇子设下,没想到,连魔天阁的祖师爷都套了进来。

她怎么能不高兴。

刘焕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目光如火:“姬老魔?”

众人哗然。

房顶上,四周的将士,不由趔趄后退,心虚无比。

“都别慌!十绝阵区域,怕什么?”

这话传开,众人心中大定。

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”莫离也不废话,挥挥手……

她身边的十大将军,一字排开,向前一步。

在她看来。

阵外,只有五叶以上算得上高手。

而今阵内,大家一视同仁,没有区别。

陆州右手翻掌,感受了下非凡之力。

能用。

同时,未名剑出现在掌心之中。

众人面色骇然。

刘秉认了出来……

他记得在祁王府中,和这姬老魔见过一面,只不过顺天苑中一片混乱,完没注意到。

“老前辈?”刘秉大惊,他不敢继续装逼,往后退了数步。

莫离朝着刘焕欠身:“殿下,这里交给妾身如何?”

“好。”刘焕负手,走到之前太后旁边的位置坐下,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太后,心中大定。

“多谢殿下。”

莫离转身:

“这十位将军,皆是禁军中的高手。三名三叶,四名四叶,两名两叶……让他们伺候您老,不算委屈您。先杀他的徒弟,再杀了他……”

“末将遵命!”

空气凝滞,气氛变得剑拔弩张。

……

远处的阁楼中。

韩玉元笑得合不拢嘴,直拍大腿,说道:“司教主……意不意外,惊不惊喜?哈哈哈……真是天作孽犹可活,自作孽不可活啊!魔天阁,从今往后便是尘土一堆啦!”

司无涯透过窗口,看到那淡然抚须的老者之时,亦是满脸惊讶。

眉头紧皱,师父怎么会在这里?

“你敢!”

砰!

韩玉元踹向司无涯身前的桌子,啪,碎裂开来:“一会儿你人头落地,我看你还如何嚣张?!”

……

顺天苑。

“师父!”昭月和明世因异口同声,看到了走出来的陆州,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。

陆州没有搭理他们。

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莫离,说道:“老夫的徒儿,你也敢动?”

“杀了他……你们便是大炎的功臣!”莫离说道。

“末将遵命!”

那名将军看了一眼陆州,抽动身上的佩刀。

二话不说,狠厉地朝着陆州砍了过来。

陆州微微侧身,右手寒芒闪过。

哧!

眨眼的功夫,陆州从那名将军身上划过,来到了他的侧后方。

那名将军身体变得僵硬,满脸不可置信,双目瞪得老大。

陆州始终看着莫离……

噗通!

那人僵直地倒了下去,没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叮,击杀一名目标,获得1000点功德。

阳光落了尸体上。

很快便有苍蝇飞来,嗡嗡乱叫。

血腥味弥漫。

顺天苑中安静而沉默。

这是魔天阁的姬老魔?十绝阵中,年迈体弱,没了元气,他还能杀人?

莫离的手指顿时抽动了下,再次紧握之时,手心之中已沁满冷汗。

四周鸦雀无声。

目光聚在陆州一人身上。

“你错了。”陆州漠然道,“老夫寿命大限将至,修为上不如各位……这十绝阵,老夫很满意。”

他说的是实话。

真拼修为,这些禁军足够他头疼的。

如今他有天书之力维持,又有未名剑……论技巧,论杀人经验,谁比得过他?

莫离摇头,满脸不信,下令道:“别听他妖言惑众,老年朽木,看他能撑多久!”

说完这些。

莫离觉得还不够:“你们是大炎的将士,难道还不如一个将入土的老东西?”

“我来!”

一名将军持刀而来。

十绝阵中,众生平等。

说的是没有元气,没有修行者的平等。

但世间万物,哪有绝对的公平?

陆州手势逆转而上。

“师父小心!”

“师父!”

小鸢儿,明世因,昭月惊呼出声。

咔!

阳光在未名剑刃上折射寒芒。

散发着微弱荧光的非凡之力从剑刃上划过。

陆州倒提未名剑,四十五度倾斜向上划过那名将士的大刀,同时划过他的脖子。

而后,静止,结束。

陆州感受着剩下的天书非凡之力,在不爆发神通的情况下,如同涓涓细流,让他的精神状态异常高亢。

咔擦!

大刀裂为两半,一半落下。

那名将士瞪大眼睛……嘴唇哆嗦: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没有进气,只有出气,鲜血从脖子汩汩而出。

“这一命,抵给老夫的徒儿昭月。”

噗通!

叮,击杀一名目标,获得1000功德点。

刘焕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起身道:“你,还有你,一起上!”

“末将领命!”

两名将士冲了上来。

这时候,所有的花招都变得没有意义。

真正能决定胜负,就只有:杀人术。

小鸢儿忽然意识到了师父为什么让他们在修炼的时候,不准使用元气……就是为的有一天,会存在这样的厮杀与搏斗。

陆州从容不迫。

大拇指紧扣未名剑。

踏步而行。

以诡异的角度切过两人的身躯!

哧!

哧!

这是划过盔甲的声音。

“这两命,抵给江爱剑。”

叮,击杀一名目标,获得1000点功德。

叮,击杀一名目标,获得1000点功德。

莫离眼皮子止不住地跳动,她害怕了……她向后退了几步。

陆州风轻云淡,手握未名剑,步步向前。

不急不缓,不卑不亢。

灯笔